當風起時(一)

【一】

天下合久必分,分久必分,這樣的形勢已持續了數十年。直到有一天,一位自稱是周族人的勇猛少年出現,他將天下各部族的統領集合起來,形成一支強大的軍隊,南征北討,以不到三個月的時間,將天下統一。從此,少年被天下人奉上帝王之座,開啟了前所未有的太平盛世。

自此過了約莫250年……
現任周國的國君,是姬一族的族長,姬昌。

姬昌膝下有四個兒子,太子伯邑考,二皇子姬發,三皇子普賢,四皇子雷震子,四個皇子各有其特色,皆為人們所頌揚。其中,又以三皇子普賢最為人們所津津樂道的對象。談論的內容,倒也不是什麼蜚長流短的巷弄緋言,大多數都是環繞在他那俊秀的面容。
京城裡,大家都知道,三皇子有張不論男女老少都會被吸引的臉孔,加上三皇子帶人親切,處事穩重,城裡的人便私下給他取了個別稱──『天使皇子』。一傳十,十傳百,最後全國的人都知道他們有位『天使皇子』──普賢。

此時,又到了秋收的季節。
「王上,今年的秋耘祭又快到了。」宰相‧聞仲一如往常的稟告著。
「嗯……」姬昌捻捻鬍子,問:「星相官在嗎?」
「臣在。」星相官‧太乙答道。
「還有多久呢?」
「回王上,大約還有十二天。」
「那麼……聞仲。」
「是。」
「你說說,今年該怎麼慶祝呢?」

「是。臣以為,今年可試著交由皇子們來辦。」聞仲道出自己的想法。
「喔?爲什麼?」姬昌十分感興趣聞仲的提議。
「皇子們到今年為止,除了最年幼的四皇子,其餘都已年滿二十,是該學習朝政事務的時候了,臣以為這是個讓皇子們學習處理國家大事的好辦法。」
「嗯……」姬昌點點頭,「那你心中可有適當人選?」
「臣建議由三皇子負責。因為太子殿下平日已在朝中見習朝政,二皇子殿下已軍機大事,四皇子還太小,也不適合;而三皇子處事穩重,待人和善,祭典等諸如此類的事情交給他非常適合。」
「好,就這麼辦吧。」
早朝退了之後,姬昌準備回到寢宮,路上卻又碰到了聞仲。
「聞宰相,你還有什麼事沒報告的嗎?」姬昌笑著。方才在議事殿上就瞧見他心事重重的樣子。
「……臣不敢有所隱瞞。」
「說吧。」
「是。其實臣下個月月初,就要成親了。今日是來和王上告假的。」
「喔,是這樣的啊!」
「是,屆時還希望王上能光臨敝府,喝杯喜酒。」
「聞丞相的婚禮,朕豈有不出席的道理?朕就准你一個月的假,好好的陪陪新婚妻子吧。」姬昌笑道。
「多謝王上!」聞仲欣喜的謝恩。
「朕可以問問是哪一家的姑娘嗎?」微笑。
「回王上,是朱將軍府的朱氏。」聞仲不好意思的回話。
「那個女子是個能文能武的賢慧女子啊!聞仲你可真有眼光!」
「謝王上讚美,朱氏一定會很高興的!」看著姬昌和藹的笑容,聞仲也笑了。
「快回去準備吧~別在這裡逗留了~」
「是!」

目送姬昌離開後,聞仲對著身後的柱子喚道:「飛虎,你該出來了吧。」
「嘿~你發現啦!」黄飛虎摸摸頭,一臉靦腆的從柱子後走出來。
「是你躲的技術太差了。」

黄飛虎輕搥了一下好友的背,「不講這個啦~對了,婚期是什麼時候?」
「下個月十八。」
「這麼快啊~」黃飛虎大叫著,「天化、二皇子、三皇子、天祥,你們聽到沒?」
「啊?」聞仲愣在原地。
他是察覺到庭中的那棵桃樹怪怪的,但沒想到居然有四個傢伙躲在上面…

「老師您別生氣,」三皇子‧普賢率先開口,「是我們要求飛虎叔這麼做的。」臉上掛著招牌的和煦笑容。
「老師你真的要結婚啦!那新娘子是大布丁還是小布丁?」二皇子‧姬發發表找死的言論。
「笨!」少侯主‧黄天化重重的敲了下姬發的腦袋,「不要問這種沒營養的問題!」
「很痛耶!」姬發揉揉自己可憐的腦袋。
「仲叔要成親了耶~萬歲~」黄天化的弟弟‧黄天祥興奮地大叫。

「……」聞仲沉默。
「呃…聞仲…抱歉啦,不是故意要這樣整你的。」飛虎開口。開玩笑…不先安撫一下這傢伙的情緒,等一下被他拿禁鞭亂揮就糟了!

「……算了。」

「啊?」眾人一致呆滯……除了一副『早就料到』的表情的普賢和一旁很高興的天祥。

聞仲瘋了嗎……他今天竟然沒拿禁鞭亂揮……
老師還好吧……他今天竟然沒拿禁鞭亂揮……
仲叔沒事吧……他今天竟然沒拿禁鞭亂揮……

飛虎、姬發、天化三人不解的看著聞仲。

「…朱氏叫我這幾天冷靜一點……」聞仲臉上閃過一絲羞赧。
「原來是這樣……」飛虎小小聲的說。
好險……天化和姬發兩人暗自爲自己的沒事鬆了一口氣。

「唉…你結婚以後我就不能老是把你抓來喝酒了……」飛虎很無奈的說。
「這樣比較好,你就可以多認真處理些公務了。」老是要把他抓去喝酒,結果找人的人自己醉了,被找的人還得想辦法送個醉鬼好友回家。增加一名國庫的無必要支出。
「喂喂…難道你是說我平常不認真啊……」
「這是事實。」
「聞仲你怎麼可以這樣!想當年我們還穿同一條開襠褲長大啊!」飛虎的表情很『受傷』。
「那是我的不幸。」
「哇!聞仲你太過分了!」
「不要一直拉我的衣服!」
兩個老大不小的人就這麼拉來拉去的。
「…可以打斷一下你們的談話嗎?」普賢笑著看著這兩個老小孩。
「當然可以,三皇子有什麼吩咐?」

「我可以私下和老師談一談嗎?」
「現在嗎?」他正好很想離開煩死人的飛虎。
「是的。」
「那要在這裡談嗎?」
向聞仲搖搖頭,「我們到我的寢宮──九鶴宮去吧。」

<九鶴宮>
九鶴宮,皇宮內最清幽的寢宮。是姬昌特地爲普賢闢建的新居。
身為父親的姬昌,熟知這個清靈的孩子不喜歡被打擾的生活,因此特地請一流的名家在皇宮深處建了這麼一座安靜的居所。
宮殿的外面,圍繞了一圈的松和柏,四週的花圃也種滿了符合各個時節的應景花朵和花樹,現在正逢秋季,因此還沒走近,聞仲便已聞到了陣陣淡雅的桂花香。
「好香的花……」聞仲讚嘆著。
「老師如果喜歡,就帶一小株樹苗回去種吧!」普賢建議。
「朱氏會很高興的。」聞仲笑著。

「普賢殿下你回來啦!」普賢的隨從‧武吉高興的出外迎接。
「我回來了武吉,聞仲大人也和我一起回來,」普賢拍拍武吉的頭,「行個禮吧!」
「是的。小的見過宰相大人。」
「嗯。」

「對了,武吉,你娘今天有做些什麼拿手的小點心嗎?」
「有,我娘今天做了桂花餅、桂花糕、桂花蒸餃、桂花釀餅…還有桔茶喔!」
「那麼可以麻煩你去拿幾樣過來嗎?我和聞仲大人有事要商量。」
「是的,殿下!」武吉很高興的向廚房跑去。

「請坐吧,老師。」普賢招呼聞仲坐下。
「是的。三皇子找我來究竟有什麼事呢?」
「…是這樣的,我想請老師替我向父皇建議別讓我與羌族的公主聯婚。」普賢說出自己的請求。
「三皇子是否已有意中之人?」聞仲問道。
「老實說,沒有。」
「那麼不想聯婚的原因是什麼呢?」

普賢看著聞仲,眼神充滿了憂愁。「星相官太乙幫我卜了一卦,卦象上說,『命中定數,太虛輕來,七晝七夜,洪荒相會』,也就是說,我的命中之人將會在七天之後出現。」清靈的眼神望向聞仲,是種不容覷視的堅決,「我想等他出現……」
「是這樣的嗎…」聞仲略有所思的看著普賢,問道:
「那麼如果占卜的結果……出錯了呢?」

「那麼…大概就表示我這輩子和婚姻無緣吧……」淡淡的、悠悠的笑了。
「老師覺得…結婚是什麼呢……」

聞仲不語,只是看著普賢站起身望向窗口。

「是因為想給對方幸福、想讓對方永遠快樂、想要守護他一輩子……所以才想結婚的吧……」

微風,夾雜著桂花的清香,輕輕吹起。
「那位公主…和她有緣的人是二哥……我不想耽誤了她的幸福……」

結婚,是一種誓言。一種彼此之間交換承諾的誓言。
神聖而不帶一絲戲謔的約定。
所以只想和自己認定、而自己也被對方認定的『那個人』在一起。

即使…他指出現在夢中過……
即使…未來是不可知的……

也只想和他在一起……

「殿下…」

「殿下,大人,我把點心拿來了!」武吉爽朗的聲音打破了這片沉默。
「謝謝你,武吉。」普賢對武吉笑了笑。

「…殿下所說的事,我會和王上提的。」聞仲站起身,「時候不早,臣也該回去了。」
「再耽誤老師一下好嗎?」

「殿下還有什麼事嗎?」
「爲什麼選我當秋耘祭的負責人呢?」
這件事傳得可真快……飛虎這無聊的大嘴巴。
「殿下今年已經二十,是時候該學習朝政的事務了。」聞仲向普賢答道,「我會派張奎來協助殿下的。」
「…是嗎…清閒的日子過的真快啊……」

「耽誤了老師這麼久,真是抱歉。」普賢向聞仲拂上一禮。
「殿下這麼說可真是見外了。」聞仲亦向普賢回禮。「那麼臣先行告退。」
「老師慢走。」轉身喚道:「武吉,替我送老師出宮好嗎?」

「是的。宰相大人這邊請。」

待武吉和聞仲離開後,普賢走向桌邊啜了一口桔茶。

「他的名字裡好像…有個『望』字……」溫柔的笑著,
「那麼…就叫『小望』吧……」

****
京城外五十里處

「太公望!你又在偷懶!!」
「楊戩你多讓我休息一下不行啊…昨天一連表演六場耶!累死了!」

晴空萬里。清秀少年和美男子的戰爭,今天一樣不受烈日影響的展開。

「呃…楊戩先生你就讓主人再休息一下吧…他真的很累……」靈獸‧四不像手上拿著要給清秀少年的冰麥茶,向眼前快氣死的藍髮男子說著好話。
「四不像你太縱容他了!」變化師‧楊戩氣得大叫。
「四不!我好感動啊!!你居然會爲我說話!!」魔術師‧太公望感激的看著四不像。
「是啊~小戩(心)就讓小望望休息一下嘛(心)大家也都累了喲(心)而且生氣對皮膚不好喔(心)」舞者‧妲己靠在老闆‧紂王懷中舒服的躺著,「小紂紂~人家說的對嗎(心)」
「嗯,沒錯,大家是都累了。」紂王疼愛的握起妲己的手在唇邊吻了一下。
「休息休息~~☆ 貴人也來吧~☆」樂師‧喜媚拉著樂師‧貴人的手一起在馬車旁的大樹下坐下。
「喔!」貴人答道。

「累嗎?」馬車駕駛座上的劍士‧燃燈詢問著身旁虛弱的長髮戀人‧龍吉。
「嗯,有點。」龍吉報以微笑的看著他。
「那就休息一下吧。」說著便將龍吉抱下了馬車,也坐在大樹下。
「老子啊,你要不要也出來乘涼?」穿著小丑娤、騎在大貓上的男子對著馬車詢問著。
『不用了申公豹…我的懶人衣可以調節溫度……』占卜者‧老子如是回答。
申公豹攤攤手,「那就不管你了。我們去樹下吧黑點。」

於是,一棵路旁的大樹下一下子便坐滿了人。

「你們怎麼都這樣!這樣明天是到不了京城的啊!」楊戩簡直快氣瘋了。「難道你們想『牧野之聲』的名譽掃地嗎?」
「我說楊戩…你不覺得哮天犬很可憐嗎?」太公望邊拿著打神鞭吹起一陣陣的徐徐涼風邊說。
「你在說什麼啊,我又沒有虐待哮天!」
「可是牠也快熱死了耶~」他指指楊戩身後那隻毛茸茸的大狗。
楊戩回頭一看,哮天確實已經趴在地上不停的伸出舌頭吐氣。

他無奈的搖搖頭,「走吧哮天,我們去樹下。」

一大群人坐在樹下乘涼,自然吸引了不少路人的側目觀察。

「你看你看,那個長頭髮的好帥喔!」
「那個旁邊有一隻白色河馬、個子小小的男生也好可愛喔!」
「那個兩對情侶真是養眼啊~有妖豔美女的那對看起來一副甜甜蜜蜜的,黑色長髮美女的那隊也一副恩恩愛愛的樣子~」
「那個綁辮子的小女生也很可愛耶~」
「那位黑色衣服的性感大姐也不錯啊~」
「旁邊的那個穿小丑裝的應該就是僕人吧~看起來就像~」

突然有人大叫:「我想起來他們是誰了!」
「誰啊?」
「就是那個很有名的『牧野之聲』嘛!」發現的人大叫著,「那個很有名的魔術表演團啊!」
「那、那個個子小小的就是……就是……」旁邊的人支支吾吾的說著。
「魔術師太公望啊!」

「喂,被認出來了。」一旁閉目養神的燃燈聲音不大的喊著。
「怎麼辦呢~(心)」妲己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。
「誰去打發一下這群無聊兼花痴的路人吧。」楊戩邊梳理著哮天的毛邊說。
「不會又是我吧……」太公望將視線投向眾人。
「知道就快去。」申公豹騎在黑點虎背上,一臉看好戲的看著前方那群『無聊兼花痴』的路人。

「嘖!你們就都給我小心一點…」太公望無奈的站起身子,「走吧四不。」
「喔!」

太公望走向眾人,掛上職業性的迷人笑容,「既然被認出來了,那麼就由我來表演幾手魔術讓各位看倌欣賞吧~」他彈了下手指,身影便趨漸模糊。

眾人一陣譁然。

「桃舞紛飛!」倏地,天空降下一陣花雨,而太公望就站在花雨中。眾人抬頭,只見路旁的桃花樹不知何時突然開了花,濃郁芬芳的香味,讓眾人不禁紛紛閉上眼睛嗅著。
其中一人伸出手接住了花瓣,但接到的並不是花瓣,而是一顆顆鮮豔欲滴的桃子。

「接著是桂林圓舞曲!」在太公望的聲音結束的同時,在道路的另一旁的桂樹也突然開花。桃花花雨結束,接踵而來的則是桂花小巧的嫩白花瓣所成的白色雨之舞。奇妙的是,不同於剛剛的桃花花雨,這次的桂花雨則似乎是有靈性的繞著每一個人打轉。

「最後是一代風華!」剎那間,桂花雨停了。但隨即天空便降下了色彩更繽紛的百花雨。李花、桃花、杏花、桂花、山茶、牡丹……一年四季各種美麗的花朵一次出現。瞬間,整條路上便充滿了百花的香味。花雨也如同剛才一樣的繞著眾人打轉。
眾人是又驚又喜。
「大哥哥……」一個綁著兩條辮子的小女孩拉拉太公望的衣角。
「怎麼啦?」太公望微笑看著她。
「我沒有錢看表演……」眼眶中有著明顯的霧氣。
太公望笑笑,抱起小女孩,將她放在四不像背上,「今天的是義務表演,不收錢!」
「主人?!」四不像愣了一下。
「不是這樣的嗎四不?」
「是、是的!」四不像一臉欣喜的看著他。
小女孩的臉上也堆滿了喜悅,「謝謝你大哥哥!」她高興的抱住太公望。

「老闆,是這樣的嗎?」申公豹問紂王。
「有什麼關係?你忘了他的稱號嗎?」紂王笑笑。
「是『幸福的白色魔術師』喔~(心)」妲己接著回答。
「說的也是。」

「楊戩,你不覺得那個小女孩很像『她』嗎?」燃燈問著楊戩。
楊戩只是不發一語的看著小女孩和太公望。
夜晚,不同於白天的酷熱,沁涼如水。

一個黑影悄悄的跑出馬車外。是太公望。他的身上只穿了一件單薄的衣物。
他坐在一旁的草地上,看著月亮和滿天的星星發呆。

「穿那麼少跑出來,你想著涼嗎?」一個聲音在他後面想起,一條大件的被肩應聲落在太公望身上。
「是你啊楊戩……」他拉拉身上的被肩,「似乎是有那麼點涼意沒錯。」
「真是搞不懂你,白天拼命喊累,晚上又不睡覺,還吵醒睡在附近的我,受不了。」楊戩在太公望身邊坐下。

「今天的月亮…很像在族裡看到的一樣……」望著彎彎的上弦月,語氣裡夾帶著一絲鄉愁。
「想回去了嗎?」
太公望搖搖頭。
「今天那個小女孩…讓我想起小姜……」那個他最疼愛的小表妹。
「我知道,看的出來。那孩子的五官和小姐很相似。」

「我們離開家多久了?」
「快五年了。」
「是嗎…那小姜今年十六了…」都長這麼大了…
「嗯,聽說已經和周國的皇子定親了。」前兩天師父的飛鴿傳書上說的。

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。

「…老子說…我就快遇到他了……」

「嗯…」

突然,楊戩抱住太公望。

「難道我真的代替不了他嗎?望。」
太公望不語。

「一直以來,陪在你身邊的就是我,你難道不懂我對……」
「別說了。」制止他的話。

「是我不好,沒有早一點阻止你的感情。我們是不會在一起的…楊戩……」像著漆黑的草原前方眺望,「那個人…是我從有記憶開始就記得的人……」
「但是如果那一切都只是夢呢?!」楊戩激動的說。
「那麼…我寧可活在夢裡也不願醒……」
「望!」

你就那麼執著一個只在夢中見過的人嗎?
爲了他,你拋棄了所有。
而我為了你,也放棄了一切,難道這還不夠!

「我會遇到他的,我相信這點。」他向楊戩笑笑,「老子的預言從來沒錯過對吧?」
「…隨便你。」他拉起太公望的手,在唇邊落下『誓約之吻』。
「只要你記得我永遠都是屬於你的就行了。」
「我知道。」

「回去睡吧,很晚了。」
「嗯。」
滿天的星子仍舊閃爍,扮演緣分的棋子正不斷互相靠近。
沒有指引,沒有方向,有的只是那一股感覺…
找到你之後,我們就會一起幸福吧……
因為我們比誰都深戀著對方……

因此今晚,我們將繼續在夢中相見……

直到遇見你的那一天……
《待續》

 

 


我是天才...竟然忘了打中間那段.......
(天音:真是夠了你...),,130.88.96.65 2003/07/30/(Wed) 00:28,20030804002854,「當風起時」──人物設定,朔晨,tgfugem@yahoo.com.tw,,「當風起時」──人物設定:
普賢-周國三皇子,與太公望相戀。後被貶為庶人。
太公望-「牧野之聲」的魔術師,與普賢相戀。後被流放三年。
楊戩-「牧野之聲」的變化者,喜歡太公望。後幫助兩人私奔。
邑姜-羌族王女,與普賢有婚約。後與姬發相戀。
姬發-周國二皇子,與邑姜相戀。
聞仲-周國宰相,亦為四位皇子之教師。
黑麒麟-聞仲的助手。
黃飛虎-周國的鎮國侯,聞仲的好友。
天化-黄家的長子,普賢的好友。
天祥-黄家的幼子,普賢很疼的小弟弟。跟法寶人‧哪吒很要好。
武吉-普賢的隨從。
四不像-太公望的座騎。
張奎-聞仲的助手。
蘇妲己-「牧野之聲」的舞者,紂王的老婆。
王貴人-「牧野之聲」的樂師,蘇妲己的姊妹。
胡喜媚-「牧野之聲」的樂師,蘇妲己的姊妹。
紂王-「牧野之聲」的老闆,妲己的老公。
老子-「牧野之聲」的占卜者,平時躲在車子裡睡覺。
申公豹-「牧野之聲」的工作人員,常被認為是工作的小丑。
黑點虎-申公豹的夥伴。
燃燈-「牧野之聲」的劍士,負責表演舞劍。
龍吉-燃燈的戀人,體弱多病。
玉鼎-羌族的將軍,負責邑姜的安全。與太乙相戀。
太乙-周國的星相官,正業是科學家。與玉鼎相戀。
哪吒-太乙的得意作品──法寶人。
姬昌-周國的國君,普賢的父親。
伯邑考-周國的太子,普賢的大哥。
雷震子-周國的四皇子,普賢的弟弟。
雲中子-周國的御醫。
王奕-羌族的闇親王,太公望的雙胞胎兄弟。
元始天尊-羌族的族長,邑姜的爺爺。
,先做一下人物說明……….
剩下的努力生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