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清明節紀念文】IRIS

普賢得到原始天尊和楊戩的允許,拿著一壺酒、一束花,來到了人間。

經過了千百年的文明演變,這個世界再出現了仙人當道時的「科技」。矗立的摩天大樓代表繁華,密集堵塞的交通代表先進,但代價是,綠色越來越少,清新的空氣機乎是已經絕種。所以,自工業革命開始,龍吉公主就沒有再下過凡。

對於這,普賢不得不感到慶幸。

他只是個普通的仙人,由人修煉成仙,並沒有甚麼純正的血統,因此他還能下來。雖然也不是自由進出人間,但至少,每年的這一天他都能掙得到自由。

記得這幾千年來,每一到這天,楊戩都會對他說:「普賢,拜託你把他帶回來吧……還有,替我跟他說對不起……」

楊戩這樣說的時候,樣子就變得和當年一樣——高傲卻也不安,不似平日身為教主時的威嚴自信。果然哪,唯有談及「他」,所有人都只能停在幾千年前的時光。

那麼他普賢呢?其實也一樣,要不然,他不會這麼多年一直重覆做著同一件事。

站在一座山頂之上,那裡有一對墳。正確地說,是一對空墳。

普賢凝望著那一對墳,突然展開了柔和恬靜的微笑:「你真是太慢了,為甚麼花了幾千年你才找得到這兒?」

墓前的黑色身影微微一顫,良久才緩緩答道:「……因為你,選得太偏僻了。」

「而且……」「他」伸出手輕輕地撫摸冰冷的石碑:「名字也不刻一個……。」

普賢丟下了手裡的祭品,跑過去抱住「他」,抑壓著想哭的衝動喃喃地說:「因為我們都死了,可是,我不想我們真的死了、完了……望……望……」刻上名字的話,就好像說他們此生的緣會就此斷掉了。

太公望放鬆了緊繃的身體,緩緩地靠向普賢,略帶戲謔的說:「普賢啊,怎麼你現在反而變得越來越易哭了?」

「我才沒有哭……」普賢緊緊地抱著太公望,彷彿只要一放開太公望就會再次消失不見。

「我不會哭的,只要你一直在我身邊……」

「只要,你不再一聲不響地消失不見……。」

「普賢。」太公望幾不可聞地嘆了一口氣:「你知道,我還想……繼續看這個世界。」

「幾千年還不夠嗎?」普賢把臉埋在太公望的頸窩間,貪婪地呼吸著久違的氣息。

「那你為什麼又要用幾千年等我?」

聞言,普賢抱得更緊了:「你真殘酷,為甚麼你會忍心說這些話呢……明知道,無論多久,只有你……我絕對不會放棄……」

「可是我,已經不是『太公望』。這頭髮、這眼睛、這靈魂,都不是以往你所熟悉的『太公望』了……我是『伏羲』,是最初的人『伏羲』……。」

「叫伏羲也好,太公望也好,我只要你、只要你……」普賢低低地嗚咽著:「所以,不要再放逐你自己了,回蓬萊好不好?」

「普賢……」

「楊教主也說了,他希望你回來……還有,他想跟你道歉……」

道歉?為什麼要道歉?為那時毫不留情揮過來的三尖刀嗎?還是那始終隱藏不了的恨意?

伏羲微微一笑,道:「他管理天界管理得很好,已經不需要我了。而且,他也不需要道歉,因為……的的確確是我體內的王天君,殺死了他最重要的父親和師傅。」

「你不必肩負王天君的罪,大家都明白,那不是你的意思……」普賢揚起了泛著淚光的淡紫色眼睛。

「人始終是我殺的。」

「好,如果你是這樣介懷以往的事的話,那麼,小望,『太公望』的債呢?你是不是也要替他還?」普賢咄咄逼人:「小望,你說過喜歡我的,你說過建立沒有仙道的人間之後會和我一起過平安日子的!」

「對不起,普賢,我——……」

普賢搖搖頭,道:「我不要你道歉,你的道歉毫無意義!小望,我只想知道,你還記得當初的承諾嗎?」

「我……」伏羲垂下了頭:「記得……。」

「那麼你還喜歡我嗎?」

「……喜歡。」

「你會希望傷害我、傷害大家嗎?」

「不會,當然不會。」伏羲搖頭。

捧起伏羲的臉,普賢柔和地笑道:「這樣不就夠了嗎?不管你是太公望也好,王天君也好,伏羲也好,你還是我喜歡、也喜歡我的小望,你還是會珍惜大家,愛護大家的小望。」

「普賢……」

普賢親了伏羲的額頭一下,笑道:「幾千年不見,難道我們就要一直這樣愁眉苦臉嗎?告訴你喔,我帶了酒來呢!」

「在這兒喝?」伏羲眨眨眼。

「在這兒喝。」普賢笑眼如月。

「對著我們自己的墳?」伏羲微微地勾起嘴角。

「對著我們自己的墳。」普賢笑靨如花。

風清爽地拂過山頭,帶走了鬱悶,也吹散了普賢帶來的那束鮮花。

IRIS,絕對不是一束合適的祭悼之花,但是,它是普賢的心意……

IRIS,愛的信息。
——小望,你收到了嗎?

—完—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